哲理故事 > 特别推荐 > 基建信托东山再起 规避监管玩文字游戏
基建信托东山再起 规避监管玩文字游戏
网友热贴 哲理文章作者:叽咕叽咕责任编辑:心中有棵大树 2013-03-21 10:44:00

   蛰伏两个月之后,基建信托的发行再度回暖,部分曾因监管新规而一度停售的产品也在3月份“复活”。为了规避463号文相关条例,新发行的基建信托纷纷更改信托合同文本,甚至玩起了文字游戏。

  去年年末银监会颁布463号文,明令禁止公益性项目通过信托融资以及地方政府提供担保承诺,令去年火热的基建信托发行市场一度遇冷。

  用益信托数据显示,今年1月份和2月份,基建信托月发行规模占同期信托产品发行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22%和20.74%,低于去年下半年月平均近30%的比例。

  但在蛰伏两个月之后,基建信托的发行似乎已然回暖。证券时报记者粗略统计,3月前两周基建信托共计发行23.67亿元,占同期信托产品发行总规模的比重已经回升至27%。

  深圳某信托人士表示,新规下发后,1月份发行市场其实已经没有新产品出现了,当月发售的主要是在463号新规颁布前就已备过案的产品。这期间,更有多家信托公司的在售基建信托产品停止发售。

  上述人士说:“由于新规措辞严厉,当时各机构都在等新规附属细则的出台,没人愿意试探监管底线。但到现在相关细则仍没有出台,市场开始认为,463号文要表达的更多是一种风险提示,压抑了两月的市场需求因此重新爆发。”

  新华信托某人士则认为,年初基建信托停发期间,市场并没有找到更好的替代融资方式。然而,地方平台为了借新还旧,急需融资周转,基建信托的再度爆发也便顺理成章。

  而据信托研究人士唐琪的观察,部分已停发的基建信托产品在3月份重新“复活”。如西部某信托公司发行的基建信托产品,在2月份停售后,3月份又重新开始发行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证券时报记者发现,为不与463号文相抵触,信托公司在3月新发的基建信托合同中加入了新设计条款,甚至针对该文件玩起了文字游戏。

  如463号文规定,“地方各级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,要继续严格按照《担保法》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,不得出具担保函、承诺函、安慰函等直接或变相担保协议”。而记者发现,目前市场上发行的基建信托依然有地方政府承诺“安排财政专项资金用以偿还信托本息”,而原由地方出具的“承诺函”,则在信托合同中已经改成“说明函”、“财政资金安排函”、“对账函”等其他表述方式。

  不过,据深圳某信托人士介绍,修改后的地方承诺函在产品增信方面效力已经比之前弱多了,“因为现在已经不能明确在信托合同中提出‘财政担保、人大出决议’等内容”。对此,信托公司的应对方法则是增加抵押品担保,以及降低项目的融资规模。

  此外,针对463号文规定“不得向信托公司、财务公司融资”这一条款,不少信托公司的应对方法则是,联合地方平台发起有限合伙项目公司,再以有限合伙公司的名义为地方平台输送资金。